好人

Standard

刚走出软件园,一辆出租车开过来,一扬手停了下来。待我坐定,问了我要去的地方,出租车启动向G7入口走去。

这社会啊,就不能做好人。师傅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是对我说,能感觉到他想说话。怎么讲呢?我试探着回应他。看我对他的话题有兴趣,师傅接着说。刚才拉了一女孩去西二旗,到了才告诉我是去永丰。你要知道,在西直门那边她可是寻了四辆车,没人去之后我不嫌弃,拉她去的。到了之后才告诉我,她事实上要去永丰。这不是明摆着骗人么?我能看出师傅有些生气,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大概是怕您嫌偏,不肯去。虽然这样做不好,但也可以理解吧。我试着打个圆场。

说话间,车上了G7,向五环驶去。司机带着一副大大墨镜,瘦瘦的脸庞被太阳晒的黝黑,看样子他已经开了不少年出租车了。其实,在做好人这事上我是栽过跟头,吃过大亏的。司机师傅接着说,显然,他有故事想讲。哦,是么。怎么回事?我用鼓励的语气,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03年那年12月那场大雪,你记得么?那天下午我想早早收车回家,沿着长安街往回走。快到一公交站的时候,看见一大妈去追一公交车,当时已经下雪了,结果她摔了一大仰马趴儿,车也跑了。我一看那车和我要去的方向一致,当时就刹了一脚车,问大妈您去哪儿啊?一问果然和我走的方向一致。我说大妈你上车吧,我捎您一程。大妈说谢谢您了,大妈没钱,不坐出租。我说大妈我不收您钱,我回家不拉活了,免费给您带一程。司机说到这顿了一下。您说她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就是看她这么大年龄,下雪天又摔这么一大仰马趴儿,我也不是学雷锋,就是想着刚好顺道拉她一程。

坐上车,刚走五分钟,大妈突然喊疼,疼的汗都留下来了。我一看,心想完了。您知道怎么,她刚才那一跤,把尾巴骨给摔折了。那怎么办?那我给您还是送回家吧。您知道咋样?司机又顿了顿对我说。这老太太有三个儿子,老头死后把房子卖了,钱分给三个儿子。老太太在每个儿子家住三十天,您听好了,不是一个月是三十天。司机说到这有点激动。在这三十天中,吃喝拉撒包括生病,在谁家病了谁家管瞧病。可是唯独没有想到,从一家到另一家的路上要是病了该怎么处理。那天,这老太太就是从老大家去三儿子家。

到了三儿子家,这儿子一看这情况就说了。妈啊,要是您在我这摔伤了,我给您瞧病。您这是没到我家来摔伤的,您从我大哥那儿来,您再回我大哥那儿去。师傅说道这,侧过脸对我说:您见过这样的儿子么?我当时就听不下去了。我说:兄弟,这是您自个妈啊。师傅说道这儿点着头,像是正对着那个三儿子说话。这三儿子当时就转过头对着老太太说,妈我再给您说好fulaoren了。您想好了,您到底是不是自个儿摔倒的,还是他给你刮倒的。您要是自个儿摔倒的,那我送你去我大哥那儿,要是他给你刮倒的,那他就别想走,该怎么瞧就怎么瞧。那老太太怎么说?我问道。师傅接着说,那老太太半天没言语,然后幽幽地道:我是在走着,车从旁边走过,我好像被挂了一下然后就倒了。我当时心里就哎呦一声,难道让我给碰上了?

一拐弯,车子已经上了五环,跟着拥挤的车流只能慢慢地往前挪。那后来呢,难道就这么被冤枉?我为他鸣不平。后来我就报警了,右安门派出所民警来了。警察说,先不管怎么样,你先把人送到医院去,把医药费先垫上,车也先扣下来,我们找事故科给你做事故鉴定。鉴定的结果是,出租车与老太太没有发生剐蹭。但是,这并不能说明老太太受伤就和我没有关系,别人只能做到证明车没有发生剐蹭,别的事故科没法说。我后来就跟民警把事情的原原委委说了,我真的感谢那个姓聂的民警,我现在都记着他呢。这个姓聂的民警了解了勤快之后,整整跟这个老太太聊了四五个钟头。到最后,老太太终于松口了,对我说:大侄子,我对不住你。我要是不说是你,这三个畜生没一个人肯出来给我瞧病。

司机说到这,似乎完全回到了当时的情景。我说大妈啊,您可把我害惨了。就您这事,我这儿都搭进去整整四天了。您知道我当时自己有多困难么?司机似乎是在对我说,又似乎在对大妈说。当时我母亲在安贞医院住院,老婆下岗,孩子刚上小学三年级,我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司机用伸出的大拇指向上指指。就护工费一个月就两千,我在这儿为您这事折腾四天,而我本身跟您这事是一毛钱关系没有。还好,最终您没被冤枉。我也不由为他感到万幸。到最后,我垫付的钱她儿子也没还我。师傅说到这还是不由地,恨恨地说。整个事情中,我最不能理解的还是这些儿子,这都是些,他顿了顿想找出个词来形容却没有找到,都是些什么东西呢?车也下了五环,走到了北沙滩桥。

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兄弟姐妹,反正我们家是兄弟妹妹三个人,我是老大。我是在家里霸道点儿,父亲去世那年,我就把老母亲接到了我家,我跟他们都说了,我要是能盯得住,妈在我家里你们谁都不用管。我要是盯不住,我再向你们伸手要。我就是真想不通,这三个儿子都是什么东西。说到这儿,我已经看出来,他已经不脑那个老太太,反而对那三个不肖子孙怒不可抑。

拐过最后一个弯,在二里庄门口司机停下了车。付了钱拿了票,我对师傅说,那祝您好运,挥手道别。车开走之后,有些懊恼,我本想在下车前问他,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您还会做好人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