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

Standard

已是三九天,路面硬邦邦的,空气都似乎凝结了。从口鼻中呼出的气,在耳后泛起一团白雾,不由地让人把大衣领子再拉上一点,多保存一点温暖。我双手抱于腋下,缩着脖子走过路口,像往常一样,沿着龙华园那条路,向龙泽站走去。

the-blind

戴着帽子的缘故,我的视线自然的向下,盯着不远处的路面。正走着,突然听见前面传来木棍敲击路面的声音,同时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大衣,身材消瘦,三十来岁的女士走来,步伐还不算慢。她手里拿着一根导盲棍,一边走,一边用手里的棍子探着路。她走的不算慢,与正常人步速无异,看到她把棍子敲到立在盲道中央的电线杆,我才突然间意识到,她是个盲人。一敲到障碍物,她一停,往左边让过半步,再往前走去,又敲到紧挨着盲道的垃圾桶。她再往左半步,差点踩空从马路牙子上掉下去。我赶紧上前一步,伸手拉住了她,扶过这段满是障碍物的路面。她一面给我说谢谢,一面敲着地面继续向前走去。我说小心,前面还有电线杆。她向前走去,敲到了那个电线杆,这次她向右移了半步躲开了。她步伐仍然很快,像是在赶路。我站在原地,有点发愣,是该多扶她一段呢,还是让她自己继续往前走呢?毕竟,她一个人似乎已经走了好一段了。看她又绕过一个电线杆,我转身继续赶路。快走到地铁站时,我突然想起,她要是过刚才那个马路,她一个人怎么过的去呢?有点懊恼,自己刚才该多问一句,她是否要过马路,毕竟,离路口也就三四十米远了。

在北京,至今我只有两次遇到盲人独自出行。这次算一次,而另一次几乎是十年前了。那是05年的事情了,当时我还住在左家庄。有一天下班,沿着河边往家里走去。一转弯,我一眼就看见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双脚几乎拖在地面上,半步半步的向前挪着,他手里提着一条棍子,一边走一边用棍子敲击着路边的台子,控制着与台子的距离。再看他闭着的双眼,一个盲人确定无疑。他也是沿着盲道走,但盲道上也是立着一排路灯。我停住脚步,看他马上就要撞到路灯上,赶快提醒他,前面有路灯。那老人一停,然后脸朝我这个方向说,谢谢哦,我正在数着呢,十八下就到,还有两下。我这下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一边走一边敲路边,不光是控制走路的方向,还有计算着障碍物的出现。我看着他走向下一个路灯,一边数着他敲击的声音,果然是十八下。这盲道啊,简直是给盲人设置的障碍跑。

盲人出行本就少见,独自一个人更是少之更少。我猜想这两位我遇到的盲人,他们应该就住在这附近,对这附近的路径很熟悉,所以才敢一个人出行,但即便如此,也是要跨越不少障碍物。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盲道,不难推断这些盲道只是因为必须修建所以才修建,完全不是为盲人导航而建。所以才有曲里拐弯的盲道,有绕着电线杆垃圾桶的盲道,有直接入墙的盲道,有直接上树的盲道,直入下水道的盲道等等。这哪是盲道啊,明眼人都不一定能走的好。

我和悠悠常玩一个游戏,一个人闭着眼睛装盲人,走盲道,另一个人给他导航不至于上树,进垃圾箱。那难度,还真不小,所以我俩常常耍赖,眯着眼睛装看不见。前后联想一下,为什么甚少见盲人外出,原因太明显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