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驴年

Standard

2013年最后一天,又一年过去了。

年初时,和阿玲一起带着两个小家伙,回西安走宝鸡。一大家子人在一起聚会,这样的日子想必以后会越来越少。悠悠小绿这一辈人慢慢的都冒出来了,而父辈逐渐老了。看着相框里爸妈少年时的照片,内心总不免要感慨一番。

今年是悲伤的一年,初春时四月天,三舅去世了。脑肿瘤,从发病到去世,不过两三个月的光景。去年十一,侄子结婚,还与三舅一席吃饭,他拉着悠悠的手,问他要不要喝醪糟,那时的人看不出一点点异常。翻过年后给儿子盖房,他还里里外外的忙活。突然有一天,起床时,竟然身体身不由主的又翻倒在炕上。舅妈觉得有几分蹊跷,执意带他去医院检查,没想到是脑瘤,真是晴天霹雳。我回到老家时,他老人家已经过世。透过冰棺上玻璃,三舅好像睡着了,鼻翼间却没有任何起伏。帽子拉的低低的,遮住了他的额头。

办完三舅的丧事,临走时,大舅过来跟我说话。拉着我的手说,三舅没怎么受疼痛,迷迷糊糊就走了,算是有福之人了。望着他不怎么牢靠,颤巍巍的假牙,悠悠问,为什么爷爷说起话来的整个牙都在动?大舅说,这装下的牙就是这样的,不牢。我给大舅留下几百块钱,他转手又给了悠悠。这就是我和大舅最后的对话。

八月份大舅过世了,之前家人也都预料到了这一天。如大舅所言,他不如三舅那么有福,他受了不少疼痛。先是去年十一在西安做了食道手术,养了半年才算有所缓解,不想半年后癌细胞还是转移了,到最后,整个人被折磨的皮包骨头。我又一次透过冰棺的玻璃,向里面看去,这次是大舅的面容。大舅与大舅妈,一辈子出了太多的力,吃了太多的苦,没有享过福。

我总在想,这样的人生真是是完全奉献给了子女,没有一点点自我。但也许,这是我受了所谓现代思想的沁浸,所发出的概括。对于他们,最大的幸福感也许就是在于子女的出人头地,至于自己的人生,没那么重要。话又翻过来说,我真的如我自己所想象的那样,思想具有“现代感”么?大约也未必。

年中的时候,在一个项目上挣扎着。项目是我发起提议,组织讨论,最后大领导拍板定下来做的,由一个美国同事配合我做把关工作。此人工作经验丰富,在这个领域耕耘良久,属于这一块的专家。之前跟之也有打过交道,觉得此人很职业,尤其敬佩其文字表达能力,清晰准确。

不想此役合作之后,其在我心目中的印象大跌。给我带来的最大困惑是,此人答应过的事情总是不能兑现,不管是邮件中的回复还是当面的承诺,一而再再而三的爽约。对一个事情三番五次的承诺,但过后就是不做,让人没脾气。让人烦恼的是,他不点头,我还没办法进行下一步。我由刚开始猜测他是太忙,直至最后怀疑他有意为之,进而反思自己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邮件中表达的有问题,让他有不舒服的感觉?毕竟英语不如汉语表达的那么准确,莫不是哪里得罪了他?当时只能用苦恼来形容。又由于一些具体的技术问题,彼此有不同意见,进一步加剧了沟通的障碍。往往是我写几封邮件,如泥牛入海一般,没有一点回音。最后,大领导实在看不下去了,出面干预,项目最后得以加快进度,顺利完成。此事一度给我留下心理阴影,找人给我把把脉,从中诊断诊断。但终觉如隔靴搔痒,不得劲。不怪他人不能说破,只怨其中微妙体会,无从准确道来。末了,还得自己慢慢体会,慢慢修炼。个人品性养成,没人能替得了你自己。

下半年,最大的主题是买房。家里人多了,孩子逐渐长大,需要更大的空间。看了不多的几套之后,6月22号定下前楼一个三居两室,紧接着开始出售自己的两居室。不想卖的极其快,第二天上午10点挂出,下午4点就已经售出。几百万的东西,卖的比白菜还快。想来是卖便宜了,但考虑到时效性,也罢。不想后面程序慢的要命,先是买方换银行,重新评估,一来二去比计划晚了三周。再是银行迟迟不能放款,直至9月26号才算把自个买的房过到名下,整个折腾了三个月。

拿到房本后,再想想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并不那么正确的决定。悠悠眼瞅着要上学,这房子虽说不错,但学区不好。小学没关系,中学是大问题,不能跨区,以后怎么办?阿玲想的一宿没睡,把她的想法说给我。我不愿意,觉得纯粹是瞎折腾。她坚持,执意要再换房,换到城里去。做了两天斗争后,我妥协了。我得承认,我是首先思想上有点犯懒,怕麻烦。一旦决定后,立即行动。再找链家把新买的房子挂出去,便宜点卖出去,不亏就好。

实话实说,这次卖房子时机不好,赶上十八届三中全会,市场上持币观望,看的多,出手的少。整整两个月,总算是有人接手。在这过程中,与中介,与买家,三方博弈。谈判就是这样,彼此都信誓旦旦,保证再保证,却又迂回曲折,旁敲侧击。谁也不肯轻易抛出自己的筹码,却都不停地试探着对方的底牌。看似要谈崩,却又一回首把对方拉回来,摆出诚恳的面孔。看似都很虚伪,却都明白对方的意图,双方维持着不捅破的默契,心照不宣。这大约就是成年人的游戏,成熟的人才能理解其中的规则。一方面不屑对方的装腔作势,一方面又为对方的策略击节叫好,暗自佩服。与人打交道,才会有这样的感悟。

房子最后还是卖了,以一个双方大约都不太满意的价格。我想这大约才是一个最优选择,一个鸡肋。反之,任何一方的满意,往往是基于另一方的不满意。

再买房就是驾轻就熟,没那么多挑剔,主要是解决上学问题,连带着改善一下居住条件。连着两周,每晚去看房,从望京到世纪城,从朝阳到海淀,房子看了几十套,房主找来谈了好几个。有谈崩的,有差一点谈成的,最终选择了二里庄。阿玲说,这肯定有一定的怀旧心理,转了一大圈,十年之后我又回到了刚到北京时的落脚点。时空的转换,人物的更替,十年前的我怎么会想到呢?

夏天时去了趟秦皇岛,侄女媛媛给悠悠讲了一个故事,却让我坐在一旁的我久久回味。故事大约是这样的。

上帝创造了驴子,对它说:”你从早到晚要不停地干活,背上还需要驮着重物。你吃的是草,而且缺乏智慧,你的生命将会有50年。”驴子回答说:”像这样生活50年太长了;最好不要超过20年。”上帝答应了。

上帝创造了狗,对它说:”你需要随时保持警惕,守护着你最好的伙伴—人类和他们的住所。你吃的是他们桌上的残食。你的生命是25年。” 狗回答说:“像这样生活25年太长了,请您改变我的生命为10年吧。”上帝答应了狗的请求。

上帝创造了猴子,对它说:“猴子,你悬挂在树上,像个白痴一样令人发笑。你将活在世上20年。” 猴子眨眨眼睛回答说:“主啊,如同小丑般活20年太长了,10年就够了。”上帝也答应了猴子的要求。

最后,上帝创造了人,告诉他:”人,要有理性地活在这个世上,用你的智慧掌握一切、支配一切。人的生命为20年。”人听完后回答说:“主啊,人只活20年太短了。请您把驴子拒绝的30年、狗拒绝的15年和猴子拒绝的10年都赐予我吧。”上帝同样答应了。

正如上帝安排的那样,人好好地活了开始的20年,接着成家立业,如同驴子一般,背着沉重的包袱拼命工作30年;然后,又像狗一样认真守护着孩子,吃光他们碗里剩下的食物过了15年;但人老的肘候,活得又像猴子一样,扮演小丑给孙子们取乐过完最后的10年。

照故事里说,俺现在就过在驴年的2013年里。明年2014,还得继续驴年。好吧,2014驴年快乐。

WP_001058

2 thoughts on “2013年,驴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