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博物馆

Standard

天安门广场,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一队队执勤武警,一堆堆游人,拍照的,排队的,很是热闹。紧挨着国博南边,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巷子,却几乎没有游人,连车都几乎不走,安静的很。警察博物馆就在这条巷子里面,曲径通幽,闹中取静。

早晨问吴悠悠,想去哪个博物馆?警察博物馆,有小同学去过。我听说过,但没去过。查了一下,东郊民巷36号,民国时花旗银行旧址。没细看地图,但知道大概就那块儿。

沿着巷子向里走不了两三百米,路北一个拥有高大大理石柱子的建筑就是。大楼有些许陈旧,但不失奢华大气,犹如没落的贵族,衣服已经不新了,但那气概还在,从中犹见昔日风采。花旗银行旧址,阿Q的话,祖上阔着呢。

五块钱门票,北京的景点门票都是比较厚道的。人比较少,跟预计的差不多。以我的经验,除了故宫天坛北海颐和园,这些耳熟能详的大景点,小的景点和专题博物馆人都不多。区县级的博物馆,都是工作人员比游客多。保安无聊的能给你做导游,问一答十,积极热情。这个也是,一进门就介绍,要照相就在大门口,里面不容许拍照,态度和蔼,样子可亲。

就里面陈列展出的物品而言,我没感到多少新意。主要分警察的由来和历史,各国警察部门赠品,枪支展示,竟然还有一个警察的书画作品展,占了三层一个角。

展区中一个老照片吸引了我,那是当年缉捕李大钊时,时任北平警察局局长吴郁文的照片。照片拍于1952年,当时已经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一脸的苦相,典型的北方农民形象,淳朴本份的样子。经过了岁月的煎熬,曾经的锐气与棱角都已散去,留下的只有层层皱纹与哀叹。在这过去的一百年中,无数的前人在各种各样斗争中死去。撇开党阀之争,撇开主义之争,从大义上讲,每一股力量,可不都在试图掌控华夏这艘巨舰,激流勇进,惊涛拍岸,躲开暗流艳礁,驶出历史的三峡,寻找风平浪静的太平洋么?

吴悠悠自然对这没兴趣,他看见枪很感兴趣,指着一把来复枪说,这不是光头强的双管猎枪么?一把类似56式的半自动,让我有了话题。知道不,你爹地我打过这枪。我望着他,指着一直步枪说。我没有说谎,上高中时军训,用56式半自动打过8发子弹。只记得一共中了8环,肩膀被后坐力撞的生疼,然后中午翻墙出去,上山去挖子弹。再一个记忆就是,教官用浓重的甘肃话发口令:窝紫庄子丹(卧姿装子弹)。连上次同学聚会,还拿这句话调侃。

博物馆二层有一个牺牲民警名录,我顺手翻看着,吴悠悠过来问我能不能给他两块钱,他想献上一支菊花。我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一个半米高的募捐箱里散落着一些零钱,旁边放着一大捧或黄或白的菊花。一只两元,游客自取,并没有工作人员。投了两元,插下一只花后,他问我能否再买一只,因为另一个花盆里还没有一只。

北京的这些小博物馆,我一直很喜欢。人少,安静,环境好,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避风避寒,五块钱两个人,超值。临走时,工作人员递给吴悠一组警察卡通贴画,开心的一路上把玩个不停。

WP_000970 WP_000971 WP_000973 WP_000974 WP_000975 WP_000976 WP_000979 WP_000980 WP_000981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