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Standard

上大一那年,我们宿舍一行四人,参加了第一届陕西自行车越野赛,赛场就在西安东边的白鹿原上。

bailuyuan

九公里一圈的赛道,男子组要骑三圈,包括柏油马路,石子路,土路和田间小路。骑着组委会提供的,给我们这些做绿叶的人的破山地车,在原上原下的路上奔突。车子很破,根本不能变速,两公里的上坡路蹬下来,腿都要断了。摔一跤起来,装车链子就要十分钟。同宿舍的四个人中,有一个兄弟骑完车后悲剧了,愣是把蛋给磨破了。这哥们坐在床上,一手拿着镜子一手扒拉着自己的家伙找伤口贴创可贴的情景,是我对那次自行车赛最深的记忆。这也是我对白鹿原的最初记忆。

小说《白鹿原》,成书至今二十年,直到最近读过。作为一个陕西人,书里面关中方言与生活情景的描写,实在是百感亲切。每种方言都有一些特定的词语和用词,这些是从标准普通话里面找不到对应的。比如,海兽和瞎熊这些词,关中人看了不由的会心一笑,而不懂关中话的人的真不知其中滋味何在?正如当年贾平凹的小说《秦腔》,大量的方言运用,连专业评委都读起来叫苦连天。然而,这也就是他的魅力与生命根基所在。

白鹿原的故事背景跨度五十年,从清末到49年初,其间各色人物粉墨登场,各种神仙纷纷下凡,在白鹿原这个大戏台上上演着自己的那处折子戏。白鹿两家子弟,供着同一个祖先,小小的白鹿村遵守着朴素的传统道德观念,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传统农业生活。然而时代的车轮已经碾来,势必要碾过和冲垮这些已经由一个简单的乡约所束缚着的乡村生活。白嘉轩所秉承和坚守的耕读持家,三纲五常依然不能再维护住白鹿村的安宁生活,鹿兆鹏,鹿兆海,白灵,黑娃们纷纷走出,推到过去,去寻找新的信念就成了必然。然而,老的秩序已经打破,新的规则却没能建立,城头变化大王旗的混乱在原上一幕幕上演。

白嘉轩看到了新事物所带来的混乱,甚至连往昔都不如,于是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认识,并实践着自己的主张。与人为善,光明磊落,以德报怨,营救黑娃,营救鹿子霖。然而,时代的变迁,光这些已经远远不够。鹿兆鹏,鹿兆海,白孝文,白灵,黑娃们看到了这些,他们想改变并去做。然而事情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于是兄弟相残,恋人反目,最终都被轰轰响着的历史车轮碾过,逝去了。唯一能看清这所有世间道理的朱先生,犹如先贤微笑着看着这纷纷杂杂,留下一段佳话,让世人自取评说。

贾平凹自己说,自己的故乡故乡傈花寨就是《秦腔》里清风寨就是的原型,《秦腔》就是一部给自己故乡立的碑。那么,陈忠实的《白鹿原》就可以说是他给白鹿原立下的一个碑,同时也是给自己留下的一段记忆,对往昔儿时生活的追忆。那些对关中农村生活的描写,完全可以看出作家对小时候的真切记忆。陈忠实对关中农村生活的描写,对乡村家族秩序的描述,那简直是传神,那是生活阅历的佐证。全书最让人难受的部分,不是那些杀人放火,枪毙填井的场景。于我,是田晓娥在黑娃走后,委身鹿子霖的章节,还有白孝文由温文尔雅,逐渐变成心狠手辣,冷血给保安团长补一枪的部分。作者静静地叙述着,不带太多感情,把悲剧一点点捏碎了给读者品咂,悲苍之感从心中腾起,却不能让人确切抓住,难过的让人无助。

把书最终看完合上后,心中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说不真切,却隐隐感觉地到。世间你我争斗,尔虞我诈,悲欢也好,欣喜也罢,最终不过如一粒尘埃洒落在时间的长河。

 

PS:读小说期间,看了王全安的电影《白鹿原》,不知是不是被广电总局阉割的结果,电影简直无法观看。一个个场景的堆砌,而全然没有逻辑的贯穿。单就从逻辑结构来说,和原著比起来,实在是太差了。进一步讲,这个篇幅的小说,其实更适合拍成电视剧。拍好了,绝对不逊色于《大宅门》。

PS2:去年刚看了刘震云的《故乡天下黄花》,和《白鹿原》的行文结构,人物设置,背景描述简直太像了。都是一个小村庄,都是两个家族,都是从清末到49年初。只不过一个是写河南,一个是写陕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