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命运

Standard

表侄子十一结婚,我回了趟老家。表侄子浓眉大眼,国字脸,饱满的额头与颧骨,像极年轻时的三哥。

大舅家有四个子女,大姐二姐与三哥四哥。论学习成绩与灵性,二姐和三哥是最好的,当年在乡里面也算是佼佼者。我记得,他俩的奖状糊满了一面墙。那时我小,每次回去都要对着那面墙,把奖状数数一遍,算一算是二姐的奖状多,还是三哥的多。大姐要大我很多,记忆中她好像很早就不上学,在我还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嫁人了。四哥的奖状我是没有见过的,与三哥相比,他的成绩并不突出。

二十年前,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要供一个大学生,那是要举全家之力来做的。由于种种原因,二姐高中上完后辍学,在老家当了一名乡村代课老师。于是,二哥是大家心目中一致的希望。命运捉弄,初中毕业那年他生了一场大病。从生病到病愈,来来回回整整折腾了一年,等他大病痊愈中考早已完毕。那时他心也有些懒,给家里说不想再上了,想去南方打工。对于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思想毕竟是不成熟的,认识问题也是不够全面的,他没想到从此人生将走向完全不同的道路,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然而,他也不能抱怨什么,父母已经尽了他们的最大能力,给他上学给他看病。再者,小他两岁的四哥紧跟在后面,他马上就要中考了。学费的支出,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后来,四哥经过好几次高考的失败,最终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那个年代,对于一个农家子弟来说,上了大学无异于鲤鱼跳龙门,从此揭了农民的皮,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再后来,经过多年的努力,四哥在一家不错的公司做到了部门总经理。同时运用他的商业企划知识技能,和嫂子把自己的生意做的很红火。而三哥自此以后一直在家务农,农忙之余外出打工补填家用。

自从五六年前一别,再也没有见过三哥,这次再见,是在村口的路边。他正在一边等迎亲的婚车,一边哄哭闹的闺女。穿着一件半旧的褐色夹克,领口与袖口已经磨得发白。下身一条深蓝色的裤子,有两三个孩子刚刚留下的小脚印,裤脚粘着一些新泥,蹬着一双满是泥巴的皮鞋。脑门被太阳晒得酱紫,眼角的深纹一直延伸到憋下去的额骨,头发有些日子没有打理了。孩子一直闹,我俩有一句没一句的拉着话。不一会儿,娶新娘的车到了。三哥一身休闲西装,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开着他新换的豪车作为头车,把新娘子接了回来。然后和众人一齐,笑着,闹着把一对新人送至上房。三哥站在角落里,堆出的笑凝固在脸上。

一胞兄弟,呱呱坠地之时,呀呀学语之时,蹒跚学步之时,同榻而眠之时,嘻嘻打闹之时,怎能料想到若干年之后,人生完全走向不同的境遇呢!人之命运,起初的毫厘之差,最终的天壤之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