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记】醉酒

Standard

周六请一圈朋友来聚,为小绿过满月,我喝醉了。

斌斌和阿弟两个人,一人一边把我架回了家,然后摔倒在床上倒头就睡。从中午一直睡到晚上10:30,然后在口渴难耐和头痛欲裂中醒来。喝了点水,坐是坐不住的,爬在水池边干呕半天再躺下。看看外面已经完全黑了,大家都睡着了,小绿又醒来在一声一声的哭,每哭一次我的头就疼一下,太阳穴上的血管一鼓一鼓的。

记忆中,我喝醉过三次。第一次是07年结婚,第二次是09年十一和同学聚会,这是第三次。看过一个科普节目,关于猴子喝酒的问题。大部分猴子都会喝一点,但不会喝多。有大约1%的猴子嗜酒如命,还有5%的猴子是滴酒不沾。结论是,猴子和人类在对酒的态度比例上是相似的。我不是嗜酒之人,也不是禁酒的清教徒,我喝一点但通常不会很多,一旦喝多了就很痛苦。

这三次中,醉酒最重的要属于09年和高中同学聚会那次了。多年不见,一起叙旧拉家常,话题不断,酒杯不停。先是在饭店喝了一顿,看看10点了,安排家属回家,然后又来大排档开第二顿,直喝到午夜时分。期间我上了三次卫生间,每次上厕所都明显的感觉醉酒的加重。卫生间一开门正对着一面镜子,第一次看见镜子中的自己,眼神已经有些飘忽,但神情还算周正;第二次一推门,看见镜子中的自己神情就有些恍惚,眨眼如同慢镜头,一晃一晃的;第三次推门如厕,要不是手臂抓得紧,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上。根本看不清镜子中的自己,嘿嘿的对自己傻笑的几声。进门后有没有插门,我都不记得了。

后来上了摩的,门一开我就扑到在后排,只记得许琦使劲的把我的腿往里推。期间下车呕吐,整个人就趴在马路牙子上,脸对脸和马路亲密接触。终于到了小区,两百米不到的距离我大概走了半小时,只要有椅子有靠的地方,我就要倚在上面干呕半天。后来怎么上的五楼,怎么脱的衣服我一概不知。只记得,那晚在卧室与厕所之间来来回回的跑,趴在马桶上吐了一遍又一遍。吐的嘴里苦苦的,想来是把胆汁都吐出来了。

第二天睡到中午,头痛欲裂口干舌燥。忍着难受爬起来,慢慢地下楼一步一歇的往回家挨,整个人就像是久病初愈的病人。后来的两三天都在一点一点的疗伤般中度过,那种痛苦让我此后几年都不想再多碰酒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