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安翔里

Standard

看孔庆东的博客,说到吃烧饼,突然想起安翔里的那家芝麻烧饼,五毛一个,烤的苏苏脆脆,芝麻香味肆意,竟然一时馋的流口水。下班就去吃。

那家烧饼店就在紧靠盘古大观,那个龙形建筑群西边,菜市场门口。听说在奥运会前夕,整个菜市场都拆了,到跟前一看,果然什么都没有了,成了一片绿地。除此之外,变化到也不大。

那个一家三口卖鸡蛋灌饼的,现在租下一间门面,依然是老子和面,儿子煎饼,女儿收钱。还是那样的面无表情,默默的,机械的,有条不紊。
门口挂着一个门牌,老胡灌饼。原来这家人姓胡。三年了,他们家经济应该也有了不少改观,从流动摊点到固定门面。

进了信工学院,现在叫信息科技大学,路已经重新铺过,现在放假,人很少。沿着大路没几步就到了学校西边,这有几棵很大的枣树。

想起从前在这里,和阿玲一起用鞋打枣子,结果鞋挂在树上,再用另一只去砸,结果都给挂在树上。然后满院子找竹竿!想到这,信步走到树下抬头望,看能寻出一个半个枣不。

一只喜鹊在我向树下走的时候叽叽喳喳的叫,起初我没在意,我转身时感觉它从我头顶很近的地方飞过,扑愣扑愣。我还没明白过来,换个角度再向上看,那只喜鹊乘我不备再次从我的头上飞过,我都能感觉到翅膀上的风,叽叽喳喳的对着我大声,旁边再无其他活物。这次我确定,她在敬告我,叫我走远点。我赶快挪步往外走,不想这厮乘胜追击,对我从后面又发起一轮攻击,这次翅膀都打到我的头上了。我落荒而逃,这厮飞上枝头对我又一阵嘲笑,欺我不能飞,我恨的牙痒痒,却也无可奈何。故地重游,被只鸟欺负!

出了校门,八毛钱一个,两个油饼,再加两个冰淇淋,晚饭搞定!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回来的路上,熙攘的人群里我竟然一眼认出了王鹏东,两年不见,社会主义
优越性又体现不少。在深圳待了七八年后又回到北京。其实生活不就是个圆么?一圈一圈的,以为走出去很远,其实只是起点到重点的轮回!

2 thoughts on “再回安翔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