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者

Standard

Wednesday Apr 02, 2008

虽然已经是四月天了,然而没有了暖气,晚上屋子里面却很冷。夜晚的风很大,呼呼的刮着,北京的春天总是伴随着大风。两场雨过后,一夜的西北风将一白天积攒下的那点温度吹的无影无踪。盖了一个冬天的薄被子,这时候已经抵挡不住这最后一份寒冷了。只好将已经束之高阁的丝绒被子再取出来。

开奥运会了,奥运场馆周边的楼宇一概要粉刷一新。一队农民工来到了小区,他们开始动工粉刷楼里楼外。楼对面的墙下是一排自行车车棚,他们用尼龙布在两三个砖头柱子之间围住,这便成了他们的临时居所。半夜风声大作,在窗户上刮的呼呼作响,硬生生从缝隙中灌进来,窗帘一并轻轻地晃动着。风真大!起来拢一拢窗帘,将窗户再紧一紧。窗外的右前,漂亮的霓虹灯线条勾勒着的,便是在北京鼎鼎有名的七星摩根楼群。最靠近四环的龙头龙廓已经清晰可见,挺拔的楼体在黑啾啾的夜空下默默矗立。一闪一闪的电弧从楼层中射来,还有人在万籁俱寂的深夜忙碌着。

早晨起来,推开门发现楼道已经粉刷一新,有人正在用拖把打扫落下的灰点,粉刷时落下的石灰水在他的身上落下一片。等晚上回来时,遮在车棚一圈的尼龙布已经撤下,他们已经离开了。楼道已经很干净了,墙面刷的白白的,还留下未干的痕迹。七星摩根也差不多到了收尾阶段,做工的人已经有不少离开。平常那个离的不远的菜场能看到不少农民工的身影,这段时间少多了。到它彻底完工那一天,也是他们从这周围消失的那一天。

城市的繁华与他们无关!他们创造了这城市的许许多多房子,而他们在城市却不可能有房子。陶者的故事几千年来依然如故!大同的世界还只是理想。

附:

陶  者

陶尽门前土,
屋上无片瓦。
十指不沾泥,
鳞鳞居大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