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天下父母心

Standard

临回京那个晚上,悠悠发烧,后半夜基本没睡,趴在妈的肩头哼哼唧唧的哭,于是爸妈后来也基本上没有睡。第二天一早就抱到医院去看,没什么特别,就是普通感冒发烧。但是悠悠很粘妈,没办法还得陪着去医院,折腾了一上午。悠悠有点像我小时候,白天好一些,一到晚上就烧的厉害。用妈的话说:变狗呢。时至今日,我自己仍然很清楚的记得很多次,自己小时候半夜发烧,妈把我抱起来去找大夫。还用在铁盆里面点着稻草,抱我在上面跳过来,跳过去,说这样可以驱除寒气和邪气。时至今日,还能清晰的记得,后背被火烤的暖烘烘的感觉。

回来后天天都打个电话,询问娃娃发烧情况如何。慢慢的,悠悠一天天好了起来。今天再打电话,妈说娃娃完全好了,食欲大开,而之前是不好好吃饭的。然后,妈说爸自从那天晚上一番折腾之后,血压一直很高,头发懵,吃药也没有作用。一听这话,我心里一阵紧张,爸妈是轻易不会说自己不舒服的,要说那一定是比较严重。那现在呢?心里顿时着急起来。妈接着说。不过,今天买了一个治疗高血压的腕表,血压降下来了。不想让我们担心,才一直没有告诉我们。现在总算好了,才让我们知道。

挂了电话,心里半天不能平静,觉得自己很不孝顺。古人说:父母在,不远行。而我却离他们有千里之遥。再发达的交通和通讯,也无法弥补距离所带来的缺憾。爸妈,感谢你们对我的养育之恩,对我的教育,对我的培养。说任何报答之话都是那么苍白。儿子只希望你们能身体健康,心情愉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