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孔乙己》

Standard

感觉生活挺没有精神的,看电视真是浪费生命。世界杯完了之后,这一千多个大钱买的东西就显得有点多余。铺天盖地的各式各样广告;雨后春笋般满世界冒出来的各种海选节目;穿着各朝各代服装说着时下最流行话语的古装剧。God!生命便在这种无聊中慢慢流逝。

斌斌从我们宿舍搬走了,我就成了第三任舍长。整理整理从柜子里翻出一本不知道什么年代的鲁迅文集全本。字虽然小,印刷的也不好但却还挺全。随手一番刚好翻倒鲁迅的小说集,就是《孔乙己》那篇。

第一次读这篇小说,其实应该说是学习这篇小说应该是十多年前初中的事情了。那时的语文老师是个老太太,但脾气却很坏,动不动就责罚学生。记得老师总是先读一段,然后让大家总结一下本段的中心思想,然后再说一下这在整个文章中所占的角色,起始,铺垫抑或是高潮?整部小说分成几大块等等。总之,对文章结构的关注要大大的超过对小说本身内容的注意。现在想想,这难道不算是新八股文么?写的东西为什么总要套这些圈圈框框?为啥总要把别人的文章往这圈圈框框里面套?但那时是什么都不大懂的,更不会有这么多的逆向思维。其实,像我们这一代从小接受的都是大一统的思想,哪里容得不同的思想余孽的出现呢? 《大话西游》在学生中被热捧是不是由于这种叛逆的思想的出现,让大家突然意识到,哇!其实很多东西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没谁是不是人间烟火的神仙。扯的有点远。当再次重读的时候不知是时间太久还是真的当初尽注意了那些结果,中心思想等旁支末节,总之再次重读《孔乙己》时都忘记孔乙己有什么坏毛病,怎么被打的了都记不清楚了。

穿着长衫却站着喝酒的孔乙己用长长的指甲在黄酒里沾一下试图写出几个不同的“回”字。分给小孩子一人一个茴香豆,再用长长的的手指罩住碟子口中念到:不多也,不多也。多乎哉?不多也!等等一个活脱脱的老夫子形象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孔乙己最后还是被毒打一顿,用手支着身体腿盘在草蒲团上一点一点的走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和消失就如一只蚂蚁一样有谁在乎呢?无非是在年关时鲁镇酒店的老板在记帐时才会想起他,他还有账没有还上。只会在酒馆里缺少一个可以捉弄的人时才会想起他来。嘲弄他的人往往也是被别人嘲弄的人,看不起他的人往往也就是那些不被看起的人,一样的像蚂蚁一样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与消失无人关心的人。

再读到鲁迅的一些诗歌,关于乞讨的乞丐,关于路人,关于社会,关于人群。十几年后重读《孔乙己》,才发现鲁迅写的东西好像从来就未消失。那好些东西,真的就像是就在近些年写成。这个社会和那时有太多的相似。感慨啊,感慨!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已经很少被感动,很少去慢慢品味自己的内心世界。为自己的内心找个无人知晓的小岛。向前!向钱!就像魔鬼一样抓住人的内心,像漩涡一样越来让人越发晕。那些东西就能让人真的快乐么?未必!真的未必!一本闲书,一杯清茶,有爱人相陪,有家人相伴难道不是最快乐的事情么?少些欲望,多些平静;少看点电视,多读点诗书。谁说快乐就不是简单的事情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