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北京

Standard

      北京,是我的世界里最遥远的北方。

      都长到十几岁了,我还以为北京在中国的最中部。也许,对于儿童来说,“首都”像包子的肉陷,理因在最正中最好的位置,周围都是不爱吃的面粉。现在想来,当是因为乡下孩子,教育跟不上,根本没有地理课,知识面又极狭窄,对于大城市的向往,与拿起包子向往肉陷也无甚区别。然而,当我咬到肉陷时,发现自己已长成妙龄少女,向往香肩纤腰、尖尖的下巴、单薄柔媚的美。肉,无疑不再有吸引力。

      只是,生命总有许多偶然的一刹,改变一生的命运。

      北京,天圆地方在这里得到最好的证明,每一条路都是极长的长方形,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弯儿都不拐一个;千千万万条路又交织成千千万万个大大小小的长方形或正方形,胡同、住宅、写字楼、商场、大学、万万千千的人和车就填满了这一个个小方形,再有二环、三环、四环、、、、、、套成一个大大的方形。

      放眼望去,入眼的都是路,相对于路边的建筑,路惊人的宽,路的那一边已是影影绰绰不甚分明的世界了。对面商店的橱窗除了反射阳光抑或散发灯光,里面的摆设总是模糊一片的(也许,这样可以减少商品对女性眼球的刺激,所以北京的女人不像上海的那样购物如狂,一味只讲享受),想走近,却是遥远的历程,爬上三十六个阶梯的天条,步行一百步,再下三十六阶梯,过三米的非机动车道,终于到了,已是另一种疲惫或是不耐的心情了。当然,也可以过地下通道,不过,那更是艰难之旅,黑漆漆的摆满地摊挤满闲杂人等甚至充满尿臭味,仿佛每一个黑暗角落都藏着凶恶的威胁,每一寸地板都映射着少女的惨叫。

      相比于过街天桥,立交桥无疑是京城最壮观的风景,也是重要的交通要道,纵横交错、环绕螺旋,在带来眼花缭乱的视觉冲击同时,也给听觉以惊人的震撼。车辆呼啸而过,声音的振动、反射、回响,入耳时已提高40分贝,立交桥的巨响,是城市气派的雄吼,也是痛苦的呻吟,是支撑天地的骄傲号叫,也是不堪忍受的寂寞狂呼。

      白杨树是首都忠诚的卫士,傲然挺拔,千秋万载生生不息地守候着这座古老的城,遮挡了炎黄子孙的风雨,也遮挡过异族的烈阳,年轮刻画的岁月里,鞠躬尽瘁,死则后已。然而,当杨絮诉说着他唯一的柔美时,厄运便降临了。近几年来,为防止杨絮乱飞北京已砍伐很多古老的杨树。“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此事自古尽然,那年轮里的血泪,谁又能听到?

      在这些粗壮线条里,月季的柔情,扑面而来,芬芳沁人心脾。

      当古欧洲皇室的后花园美丽的玫瑰盛开时,中国当时幽州的月季满山遍野地恣意怒放;当洛阳的皇族玩赏牡丹的雍容时,大都的月季静悄悄的绽放;当南京的梅花沾满国人的鲜血时,北平的月季在风中黯然落泪;当上海的白玉兰花瓣飘落铺满每一棵梧桐的树影时,北京的月季装饰了整个首都人民的梦。那种美,不是摄魂香艳,不是单纯的柔情,而是,典雅中一抹高贵的笑意,纯洁中一分贞洁的矜持。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